您现在的位置: 葡萄 >> 葡萄种类 >> 正文

磨人的小葡萄精

  • 来源:本站原创
  • 时间:2019-4-5 8:24:15

磨人的小葡萄精

/梦琪

苍梧山顶,一个白衣少年迎风而立,风吹着白衣翩翩而动,少年阴暗莫名的脸上看不出一丝神情,只是俊眉微蹙,眼神直直的看着远处的某一个地方,似乎在等待什么。

忽然一道红光从天而落,转瞬又快速的隐没,少年的嘴角勾了勾,然后纵身一跃而起,向着红光消失的地方飘然而去。

只不过一个闪身,白衣飘忽之间,少年已经站在了那里。

这是一片竹林,翠绿的竹叶,随着少年的站定,纷纷飘落下来。

眼前是一片深深的碧绿,可是原来红光隐没的地方现在却什么也没有。

少年的眉头皱得越来越紧,他的目光不停地来回扫视着,想要发现一些蛛丝马迹,可是依然一无所获。心念一动,从怀中拿出一个葫芦状的透明小瓶子,打开盖子,把里面的液体倒在了地上,然后少年坐在树下结了一个手势,天色渐渐的暗下来,地上竟然出现了一条淡淡的红线,红线一直延伸到竹林深处,少年跟着红线,兜兜转转,来到了一个山下的院子,红线在门口消失了,一抹淡淡的红光在院子里的一颗白菜叶子上若隐若现。

少年阴郁的脸上终于露出一丝笑容,落落,我终于找到你了。

少年抬脚刚想进去,却被一道身影挡在门外。那是一个鹤发老者,少年看到此人,眼神一黯,低声唤了一声师父。

老者叹了一口气,看着少年,淡淡的说:“狐兮,事到如今,你还不肯死心吗?你已耗尽半生修为,那丫头也已经成功转世,你还欲如何?要知道冥冥中一切自有定数,凡事不可强求!”

那个少年,也就是雪狐一脉的少主狐兮,看着曾经疼他入骨的恩师,正用那种了然的目光看着他,他知道他的心思已经被全部看穿,索性也不再隐瞒。

“师父,您老人家常说,自古情劫难渡,情关难过,以前我不信,但是现在我信了,想我狐兮自负聪明一世,却就这样载在了一颗葡萄手里。我也曾不甘过,但是又能怎么样,念由心生,缘由天定,自从那日她从树上落下,掉到我手中的那一刻,就已经注定了牵扯。我从未看过一颗会笑的葡萄,自知那应该是一颗灵种,一开始只是好奇,想看看这颗种子究竟有什么灵力,所以每日用灵气慢慢的滋养,数日之后,没曾想这颗葡萄竟引来了雷劫,这灵种还真是不凡,以往妖物化形,引来的只不过是普通雷劫,可这葡萄引来的竟是天雷劫。

怕它受不过去,白白费了我那些功夫,我便替它挡了,她才得以化成人形。雷劫过后,葡萄变成了一个嫩生生的小姑娘,我看着讨喜可人,就先养在了身边。

这丫头喜欢看落日,我便给她起名叫落落,练功乏了,就拿她逗趣解闷,她是个闲不住的丫头,天天上窜下跳的,只要一惹麻烦事,就到我跟前来撒娇卖乖。时间长了,给她收拾烂摊子竟也成了习惯,想着这山上也没其他人,这天真烂漫的性子也实属难得,所以就这样惯着她,纵着她。

直到有一日,表妹上山来,看到落落,心生妒忌,对这丫头下了杀手,那一掌打到落落身上的时候,我心神俱碎,那一刻才知道这颗小葡萄竟然在我心里生了根。

为了落落,我伤了表妹,表妹哭着下山了。本来母亲对我寄以厚望,希望我能早日修成上仙,跟表妹成亲,继承雪狐一脉。可是自从有了落落,我的心里便再也放不下任何人。仙也罢,神也罢,我都不想做了,只想陪着她就这么悠闲度日。

母亲恨我不争,趁我下山的时候,把落落强行带走,关在了雪狐一族的碧水深潭之中,等我赶到的时候,那丫头已经撑不住了,又变回了一颗葡萄,必须雪狐一族的至宝焕天颜,才能让她重新凝聚人形。我去恳求母亲,可是母亲逼我和表妹成亲,她才愿意给我。

为了救那丫头,我只能答应,我把落落交给了母亲。可是就在成亲当晚,我才知道,母亲骗了我,她早已经把落落投入到忘川之中。

至那一日,我便不再是雪狐一脉的少主,跟母亲也恩断义绝。我整日在忘川之边,寻找着落落。忘川之水,何其之深,冤魂聚集之处,腥风扑面,虫蛇遍布。就是我这样的修为,也不能全身而退,但是为了落落,我每日努力抵制着,皇天终不负我,有一日,我感受到了河底有一丝熟悉的气息,虽然那气息很微弱,可是我知道,就是那丫头。后来我用半生修为跟阎王做了交易,才重新找回了落落,可是那颗葡萄已经被阴气腐蚀的没有一点灵力了。

我万念俱灰的时候,还是师父您,替我找到了转世之法,让那丫头才得以重生。我也答应过,说只要她能成功转世,我便此生不再见她,可是我这性子,既已动情,放下谈何容易,我放不下,也不愿放!

师父,我只想这样陪着她,守着她,哪怕最后会变成一介凡人之躯,我也无怨无悔。”

老者看着少年坚定的神情,知道再劝也是徒劳,只能长叹一口气,从怀中拿出了一本古籍递给狐兮。

“既然你意已决,我也不再说什么了。那丫头虽然已经转世,可是却还是逃不过灵种的宿命,这次她寄生于一白菜之中,可能要过一些时日,才会恢复。至于她能不能再次化形,就要看你们的造化了。这本古籍里有关于灵种的记载,也许对你会有帮助的,我们师徒一场,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么多了,你好自为之!还有为师教你的修炼之法,你也不能懈怠,既然你想守护那丫头,就只能精进自己的修为。要知道怀璧其罪,那丫头是一颗灵种,食之可以大大的增长修为,她对神仙是没有任何作用,可是对其他妖物,那吸引力可是致命的。这丫头转世的禁制未消,暂时离开不了,所以化形之前只能呆在这里。你现在只剩半生修为,要小心防范那些妖物,等到化形之后,就尽快带她离开这里,免得多生事端。”老者说完就拂尘而去,狐兮收好古籍,目送着师父离开,然后轻轻地推开院门走了进去。

几日之后,路过的人惊奇的发现,这山脚下竟然不知何时凭空多了一个小院子。

一天,这个院子厨房里又响起一阵碗碟摔碎的声音,然后一个紫衫姑娘惊慌失措的跑出厨房,再接着,屋里走出一个白衣少年,他哭笑不得的看着小姑娘:“落落,你再这样摔下去,我们明天可没有碗吃饭了。”

小姑娘吐吐舌头,笑着跑开了。

狐兮抚抚额头,认命的收拾厨房去。

晚饭后,落落躺在狐兮的怀中,一张芙蓉面笑的跟花一样,狐兮俊逸的脸上满是宠溺。

突然,狐兮眼神一凛,快速地站起来,把落落护在身后,一股很强大的妖气,正在向这个小院逼近,狐兮严阵以待,一手护着身后的落落,一手迅速地拿出贴身法宝。

“哈哈哈,原来灵种竟然在这里,真是得来全不费功夫。小子,你如果识趣,就把这颗灵种交出来,我给你留条活路,如若不然,你就陪她一起,给老夫做丹药吧!”

话音刚落,一个长相阴沉,一身玄衣拿着拂尘的老道,出现在这个小院之中。那强大的气息,让狐兮心中不禁一颤,来者功力显然在他之上,这一战,估计胜算不大。

不管怎样,也要保住落落,实在不行,就……狐兮心一横,已经拿定了主意。

狐兮先发制人,向老道攻去,老道冷哼了一声,只是拂尘轻轻一挥,狐兮便被逼的后退了几步。

老道哈哈一笑,攻势更加猛烈了起来,狐兮几个回合,已经露出疲态,但是还是在用力一搏,老道不耐再这么继续下去,双手放在胸前,结了一个手势,然后狠狠的打向狐兮,狐兮闷哼一声,被震了出去,摔在了屋檐之下,一身白衣满是鲜血。

落落惊呼一声,跑了过去,脸上满是泪痕。

老道看狐兮已经没有还手之力,狞笑着走近落落,落落被他一掌钳制住,无法脱身,只能愤怒的看着他。

老道将掌心对准落落的头部,便要施法将落落逼回原形,落落泪眼婆娑的望着那一身是血的少年,眼睛里都是绝望和不舍。老道掌心冒出一团妖异的光,落落在这团光中便渐渐消失了,顷刻变成了一颗透明的种子,出现在老道手里。老道看着这颗灵力非凡的种子,大喜过望,就要放入嘴中。

“落落……”随着一声绝望的吼叫,躺在屋檐下的狐兮突然变成一条雪狐扑向老道,将那颗视若生命的种子抢了回来。

老道哪能罢休,用拂尘向雪狐打去,雪狐被拂尘打中,往地上重重的摔去,但是依然把种子含在嘴里。

老道说了一声:“自不量力!”便来取雪狐嘴里的种子,当他靠近的时候,雪狐忽然把嘴里的种子放到了地上,眼睛里满是痛苦,然后发出了一道强烈的白光,一道巨响,老道和雪狐都不见了。

等到鹤发老者闻讯过来的时候,小院里除了地上一颗周身泛着白光的种子,其他什么也没有了。老者捡起那枚种子,看着那团白光,老者叹了一口气:“你竟然用了这样决绝的办法,元神尽灭的一刻,还不忘护住这丫头,你为了这丫头,先是白白失去了半生的修为,现在又自毁精元,情之一字,害人不浅啊!罢了,一切皆是命数!”说完,老者手一挥,院落已经不见了,老者也消失了。

云雾飘渺之间,有一座仙山,山上有一个小院子。院子里面有一颗葡萄树,树下一只雪狐正在假寐。

突然一阵风起,一颗葡萄掉在了雪狐的脑袋上,葡萄咯咯的笑着,声音竟如少女一般,雪狐看着掉落的葡萄,眼睛里掉下了一滴泪……

?猜你喜欢?

五公子

初心

晓笙晓笙,晓得琵琶鼓里铜锣笙

十风掌柜

我想加稿费

赞赏

人赞赏

长按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
北京专治白癜风的医院哪家最好
长春治疗白癜风医院



本文编辑:佚名
转载请注明出地址  http://www.hfwqh.com/ptzl/9989.html

  • 上一篇文章:
  • 下一篇文章: 没有了
  • Copyright © 2012-2020 葡萄版权所有



    现在时间: